当年爆红的雪地“裸跑男孩”,11岁就大学毕业了,他还能跑多远?_鹰爸

当年爆红的雪地“裸跑男孩”,11岁就大学毕业了,他还能跑多远?_鹰爸
原标题:当年爆红的雪地“裸跑男孩”,11岁就大学毕业了,他还能跑多远? 1 “裸跑弟”——不一样的成长 2019年12月2日,对于南京男孩何宜德而言,是非常特殊而又值得纪念的一天,因为在这天,年仅11的岁他顺利拿到了他的第一张大学毕业证书:南京大学销售管理专业的自考学历证书(大学专科文凭),他创造了自考史上最小年龄毕业生的纪录,成为了传奇少年。 对于未来,何宜德表示,自己的计划是明年4月份通过大学人力资源本科考试,然后应该还要继续考“工商管理硕士”,也就是“MBA”。 What ??? 11岁,别的孩子还在打王者荣耀、刷冰雪奇缘,这位小朋友已经自考南京大学毕业了??? 何宜德,小名多多,2008年2月11日出生。 3岁时,他在美国纽约郊外,在冰天雪地中裸体跑步训练,而意外走红网络,人称“裸跑弟”。至此,何宜德带有传奇色彩的童年便开始了。 4岁,他独自驾驶帆船出海,登上富士山; 5岁,开飞机; 6岁,给50多国元首写信; 7岁,出版了自传,他的自传书名称是《我是“裸跑弟”》; 8岁,徒步“死亡之海”罗布泊; 9岁,他小学毕业,获得多项机器人世界冠军…… 何宜德不断突破自我,创造了一项又一项的不可能。事实上,从出生起,他就注定不平凡。 何宜德是个七个月的早产儿,他出生时就伴有多种并发症。医院医生曾告诫他的父亲何烈胜,这孩子先天严重不足,未来很有可能脑瘫痴呆,而他们只能尽力而为……之后经过两个月的共同努力,婴儿何宜德才终于出院回家。 回到家中,父亲何烈胜经过深思熟虑,决定放弃自己的事业,专心教育这个孩子,并一定要让这个孩子健康成长。 他亲自为儿子制定了教育计划,想要通过超乎寻常的体能锻炼,帮助儿子恢复健康,用他的话说:前有“狼爸”、“虎妈”,自己则要当个“鹰爸”,因为“鹰”字精准地捕捉到了他教育理念的核心,那就是将孩子逼到极限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 他解释“鹰式教育”:当幼鹰长到足够大时,鹰妈妈就会狠心地把孩子推下山崖。当开始往谷底下坠时,幼鹰就会拼命地拍打翅膀来阻止自己继续下落,同时也掌握了生存的本领——飞翔。 于是,在“鹰爸”的计划安排下,何宜德6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了训练:每天坚持1个小时游泳,无论寒暑,水温都在25摄氏度。2岁时,训练项目开始增多,基本上每天训练及学习8个小时,除了游泳,还有爬山、快跑、慢跑、武术、街舞等。此外,学习与人交流、社交礼仪等也在规划内,4岁的何宜德已经掌握了3000多个汉字,还会加减算法。 何宜德从小就接受父亲的“鹰爸教育”,久而久之形成了条件反射,也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。何宜德每个阶段的学习目标清晰而且精准,他的自律和定力,远胜于同龄人,甚至是许多成年人。 对于儿子小小年纪就能大学专科毕业,何烈胜还是相当高兴的。他自豪地表示:尽管孩子从一出生就差点脑瘫,输在了起跑线上,可是经过他的悉心计划,从体商、智商、德商、情商、胆商、逆商、心商、灵商、志商、财商等十商教育理念去训练开发培养,孩子终于变成了赢在起跑线的那一个。如今儿子的学习成绩能被认可,说明自己的教育方法是行得通的,也是高效的。 很多家长也纷纷表示:何宜德有今天,是“鹰爸教育”的胜利。说明他的这套教育方法是行得通的,应该进行推广。 事实上,何胜烈还真开设过私塾(鹰爸公学),供志同道合的家长们送孩子来就读。 2 除了硬件,都比伊顿公学好 早期,“鹰爸公学”曾提出过一个口号,叫“中国的伊顿公学”,这几个字也被印在了学校给学生们派发的书包上,但很快何烈胜后悔了,因为他觉得:“我们比伊顿做得好得多,除了硬件不比他们之外”。 这句话前半句无从考证,但这后半句,他到是真的一点儿没说错。 “鹰爸公学”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小卫街一个旧式的居民区内,第一次来,如果不由熟人带路,压根就找不着,位置太偏僻。 “鹰爸公学”的校区分布在相近的两栋民房内,其中一栋是两层的楼房,底楼的一半面积被租给了别的公司,另一栋则是几间相连的平房,经过改造与楼房之间用楼梯联通了起来。 何烈胜将其在教育上的心得提炼为“十商”,鹰爸公学的所有教学活动都围绕这“十商”展开,例如每天6:15-6:30的情商训练,7:30-7:55的感恩训练,以及20:45-21:00的交友沟通训练等等。 在2018年5月时,公学只有12个学生(包括鹰爸自己的两个孩子在内),年龄从幼儿园一直跨度到初中。学生们上课其实并不由老师讲授,而是各自在网上看教学视频。公学的老师们只负责布置与批改作业,这就大大降低了对于教师资质的要求。事实上,公学在文化课的教授上仅有语、数、外三位老师。 在2017年年底,原先的语文老师辞职后,公学的语文课竟然一直由会计代上,直到2018年3月才有了新任的黄老师。然而这位黄老师并不是“鹰爸公学”的全职教师,她还在秦淮区的一所小学教语文,但公学对外保证的却是,其所有教师均为全职聘请的名师。 据何烈胜介绍,他的课程是在现有公办教育教材基础上“加、减、乘、除”,例如语文教材是精减40%的文章,乘是指速度,一开始定的是3倍,现在决定放缓为2倍。 他设置一门课都要尽量达到多种功能。例如,音乐会穿插在每一堂课里,孩子们上课都伴有阿尔法波的背景音乐;请外教来教踢足球,英语和体育两个功能都达到了;一节野外探究课,去山里玩耍,切割朽木回来,种植多肉植物,再在网上卖掉,等于体育课、科学课、财商课都上了。 我们姑且将这一系列措施称为“教学大纲”,那么“鹰爸”的教学目标是什么呢? 一个字:快! 何烈胜主张,将从小学到读完大学差不多18年的时间,尽量压缩到10年。他说:“学海无涯,用有涯的人生学无涯的知识,不可能,只能掌握一个大概”,“应该早早确定目标,有的放矢”。 在公学门口竖立的巨幅广告牌上,写着其下开设的十多个班,包括“鹰爸公学神童班”“鹰爸公学天才班”“军事体育特训班”“情商特训班”“小领袖特训班”等等。 尽管各班的名字不一,但公学最为人知的办学特色还是通过军事化的管理手段,对“有问题”的孩子进行行为习惯纠正。何烈胜并不掩饰公学内惩戒教育的存在,他将其描述为教育方式上的进步。(等等,这波操作看上去有点眼熟?) 奉行丛林法则,体罚学生,宣扬暴力,通过“军事化”管理手段对“有问题”的孩子进行行为纠正。这样的学校很显然跟远在英国的“伊顿公学”半毛钱相似度都没有,倒是跟曾引发热议的“豫章书院”有些相似。 因为没有办学资质,“鹰爸公学”已停办,目前只有何宜德这一个学生。虽然停止办学,但“鹰爸”的品牌并没有倒。 3 “鹰爸”再成功,也不过是利用孩子作秀 从相关报道来看, “鹰爸”何烈胜还真不简单。他自己是物理专业的科班出身,有7年从教经历,还下海经商过。在他的名下共有19家公司,其中注销了4家,有3家公司存在失信信息记录。 何烈胜在2016年成立了“南京鹰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”,实缴资本500万元。 当我们再仔细翻看有关“何宜德南大自考毕业”的报道时,会发现“鹰爸教育”这样的字眼时不时被提及,再结合这家公司,是不是有一种措不及防软广告的感觉?这家“南京鹰爸教育”,这次可能因为何宜德又要再火一把了。(虽然去年,这家公司还因为“虚假宣传”而被行政处罚) 何烈胜热衷于把儿子包装成一个,通过“鹰爸教育”养成的神童。那些同样望子成龙的家长们,被“裸跑弟”励志的经历深深吸引,把他们年幼的孩子送进去接受教育。毕竟,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天才,连破多项世界纪录呢? 可事实上,“裸跑弟”看上去很牛的履历,并没有哪个有真正的说服力。 就拿他打破的11项纪录而言,几乎都与年龄有关:“世界上年龄最小的冰桶挑战者”、“世界上作者年龄最小的自传”、“世界上年龄最小的飞行员”……而给他颁发认证的机构,是2016年民政部公布的第十二批“离岸社团”与“山寨社团”之一。 何宜德并不是什么神童,和那些真正有天赋的神童相比,他并没有什么异于常人的智商和学习能力。据悉,何宜德在2016小升初考试时甚至不及格,而何烈胜在对外的宣传中,对这部分避而不谈。 从三岁起,儿子的每一步路,每一段经历,都被大人精心规划。为了完成爸爸的目标,孩子连人设都是经过准确定位的,漂亮的履历更是体现了大人的良苦用心。 何烈胜喜欢强调自己中年得子有多不容易,儿子是早产儿,又差点脑瘫。这让他的故事平添了一丝悲情色彩,让那些原本对“鹰爸教育”不认同的人也生出些许怜悯之意:原来鹰爸对孩子这么狠,都是为了儿子好。要不是鹰爸,他的儿子怎么会有健康的今天?怎么会有出色的现在? 不可否认何烈胜对儿子的付出巨大,但利用孩子博取关注,到处作秀的这种做法非常荒唐。 这种父母,不是把孩子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,而是一项投资,而这项投资一定要稳赚不赔。他们对“天才”、“神童”有一种疯狂的渴望,其根本原因是他们不能够接纳自己的孩子,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。 他们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,只是他们的爱有着天底下最刻薄的条件:你只有按照我想让你成为的样子活着时,我才是爱你的。如果你不是天才,我就要把你塑造成天才,如果没奇迹那就要创造奇迹。 这都2020年了,醒醒吧。 这世界哪有这么多天才神童?教育哪有这么简单? 4 教育是日久见真金,一切花哨终将消散 《紫微杂说》曾曰:“揠苗助长、苦心极力、卒无所得也。” 万物成长皆有规律,也不能违背规律。 在何宜德的身上,处处可见“鹰爸”何烈胜的急功近利。他把那些自认为是杂质的东西,为儿子全部剔除掉,让儿子的成长加速,快一点、再快一点。但就算比同龄人快了几年通过自考获得大专毕业证,又能够证明什么呢?这样的成绩,就能证明“鹰爸教育”成功了?何宜德恐怕根本都没有搞清楚,什么是教育。 教育不只是考文凭,更是育人。对于基础教育,尤其如此。“鹰爸”这种以快速获取文凭、学历,作为“育儿”模式的,并非个性化教育探索,而是对孩子进行拔苗助长的功利教育。 人生从来不是50米短跑,而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,就算有所谓的“赢在起跑线上”,也不代表一定赢在了终点。 第一届中科大少年班里三大“天才神童”的堕落轨迹让人唏嘘不已,宁铂出家为僧,谢彦波和普林斯顿导师闹翻,干政患上精神疾病,像他们这般起跑时气势万丈,可渐渐乏力陨落的人数不胜数,多少孩子赢在了起跑线,却痛苦了一辈子。让孩子通过超越身体和心理负荷换来的领先,并不能维持一生。 由真人真事改编的泰国短片《豆芽儿》曾经触动了很多父母。 短片里,小女孩对豆芽产生兴趣,于是就想让妈妈种豆芽。面对女儿的要求,母亲鼓励说“我们来试试吧!” 因为没有种植的经验,她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,但是失败后妈妈仍然鼓励女儿再试试。她们翻书查资料,研究改进方法,像玩游戏通关一样,不停的尝试着,终于豆芽儿成功长出。 接着,妈妈问她:“我们要不要种点别的?” 女孩信心满满地说“我们试试。” 他们的家庭虽然不富裕,不能给孩子很好的教育,但是自由宽松的家庭氛围保护了孩子天生的好奇心,为她日后有强烈的欲望去探究世界埋下了种子。 最后,女孩从泰国最底层的菜市场走了出来,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,现在已经完成学业拿到奖学金,目前在瑞典进行科研工作,实现了命运的逆袭。 人生是场漫长的马拉松,孩子的成长最害怕速成。3岁时有3岁的快乐,5岁时有5岁的游戏,8岁时有8岁的自由,10岁时有10岁的兴趣,比起成功,孩子更需要的是爱和包容;是无条件的接纳;是一步一步,踏踏实实去走完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。 本期问题: 你觉得让孩子追赶跳级,通过种种方式超前完成学业是件好事吗? 欢迎在下方留言、转发+点“在看”哦~ 版权归家长口袋所有 家长口袋作为家长教育路上的必备智囊,帮助您缓解升学焦虑,坐览全球领先教育理念与方法。欢迎关注家长口袋(ID:jiazhangkoudai) 本文系家长口袋原创文章,转载请在后台回复“转载”二字,并按照转载要求来转载,否则违者必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